股东协议约定公司或实际控制人严重违约时股东可要求公司回购股权是否有效?




  

导读:


我国《公司法》第七十四条和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了股东要求公司进行股权回购的法定情形,除此之外,公司亦可在公司章程中规定股东要求公司进行股权回购的约定情形,如将股东公司侵犯股东权利或股东离职约定为回购条件。那么,公司是否只能在章程中规定股权回购的约定情形呢?在常见的投融资中,投资者是否可以在投资协议或股东协议等其他法律文件中规定,公司或其实际控制人严重违反投资协议,投资者可以要求公司回购其股权?明确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有利于投资者合理规避风险,促使公司约束实际控制人的管理行为。



裁判要旨


投资者与公司签订的《投资协议书》中的股权回购条款是有效的,该条款对于公司和投资人(股东)具有约束力,股东可依据其中的约定情形要求公司回购股权,《投资协议书》是法院判断股权回购请求是否成立的依据之一。


案情简介


一、2015年8月24日,源达投资与视畅公司全体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王守军签订了《投资协议书》,约定源达投资向视畅公司投资。


二、《投资协议书》第十九条规定:如遇有以下情形之一的,投资者在不违反中国法律法规的前提下,有权要求公司及丙方回购其持有公司的全部或部分股权。1.丙方或实际控制人出现重大诚信问题,尤其是公司出现投资者不知情的重大帐外现金销售收入时;2.公司与其关联公司擅自进行对投资者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交易或担保行为;3.因丙方或实际控制人在未获得董事会授权情况下的原因导致公司主营业务发生重大不利影响的变化;4.由于丙方或实际控制人或公司管理层提供虚假信息或有意隐瞒信息而误导投资者的投资决策;5.丙方或实际控制人或公司实质性地违反其于本协议中作出的陈述与保证,或违反其在本协议下的主要义务,或丙方、实际控制人、公司因违反法律法规而遭受重大行政处罚或刑罚。


三、2013年至2016年间,视畅公司多次涉诉,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不正当竞争等纠纷成为被告,部分生效判决判令视畅公司赔偿损失几万元至十几万元不等的金额。


四、2016年10月10日,源达投资向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起诉,认为视畅公司提供虚假信息并隐瞒重要信息从而误导源达投资的投资决策,其在披露重大不利事件、进行投资款分配及投资款使用、开展尽职调查、保障股东知情权和决策权等多方面实质性违反协议约定,损害源达投资合法权益,请求视畅公司股东王守军、张建国、视畅公司共同收购源达投资享有的视畅公司5.4%的股权。


五、一审法院认为,系争《投资协议书》合法有效,但并无证据表明视畅公司、张建国、王守军存在违约情形足以触发协议中所约定的股权回购条款。驳回源达投资的诉讼请求。


六、源达投资上诉至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要点

本案中,一审与二审法院均认定《投资协议书》合法有效,《投资协议书》第十九条规定了若干重大违约行为,作为股权回购请求成立的条件,上诉人败诉的原因在于其主张的被上诉人存在重大违约行为的理由均不成立。


法院在分析被上诉人的行为是否构成《投资协议书》第十九条所述之重大违约情形时,显然采用了较为严格的标准,以第五款为例,法院在判断被上诉人行为是否“实质性地违反其于本协议中作出的陈述与保证”,对于“实质性”进行了严格解解释。法院认为,被上诉人虽陈述与保证所使用之专利、商标、软件著作权、非专利技术等任何知识产权均不侵犯任何第三方权利,但是上诉人应当进行充分的尽职调查,对所投资公司的情况进行全面了解;另外,虽然视畅公司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不正当竞争等纠纷成为被告,部分生效判决判令视畅公司赔偿损失几万元至十几万元不等的金额,但这并未达到影响视畅公司合法存续或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程度,不构成“实质性”违反陈述与保证。故法院最未终支持源达投资要求回购其股权的诉请。


  实务经验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避免未来发生类似败诉,提出如下建议:


1.  本案肯定了投资协议中的股权回购条款的效力,股东可以通过投资协议,与公司约定股权回购的情形从而避免因公司或实际控制人的重大诚信问题及违约行为而遭受巨大的损失。


2. 但是,投资人不可试图通过此条款免除自身责任或规避市场风险。股东的回购请求权的立法目的之一是为了保护股东合法权益,避免股东因为违背自身意愿的重大经营行为蒙受损失,公司正常的经营行为和经营风险难以触发股东的股权回购请求权。此案中,虽然被上诉人保证其使用的知识产权不侵犯第三人权利,并且《投资协议书》中规定实质性违反该保证将触发股东的股权回购请求权,但法院认为上诉人其应当具有一定的风险预测和承担能力,因此没有将正常的经营损失和法律风险认定为“实质性”违反陈述与保证,在此基础上,法院认为股权回购请求不成立。


3.  为了保障股东的合法权益,公司还可在章程中将侵犯股东权利作为约定退股事项,与此案类似的是,此语境下的股东权利通常指股东的基本权利,如知情权、决策权、收益权,公司在正常经营中承受市场风险,导致股东收益受损,难以被认定为侵犯股东权利的约定退股事项。(详见延伸阅读)


法院判决

关于尽职调查问题,本院认为,涉及本案投资的尽职调查的委托协议虽由视畅公司与XX所签订,但从协议履行情况及终止委托协议的备忘录内容来看,尽职调查费用由上诉人支付,目前并无有效证据显示被上诉人在尽职调查过程中有不配合或阻挠的行为而致使尽职调查没有结果。上诉人作为投资人,理应在投资前对投资项目进行调查,对投资风险进行评估,委托专业律所进行尽职调查是上诉人投资前应做的准备工作,但上诉人称其是投资在前,尽职调查在后,上诉人对其中的潜在风险应有合理的预估,在无证据证明被上诉人有故意阻挠尽职调查,误导上诉人投资决策的情况下,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存在违约行为不能成立。至于上诉人称视畅公司涉及多起诉讼,本院认为,这些诉讼虽然存在,但并未达到影响视畅公司合法存续或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的程度,故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违反实质性保证和陈述的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案件来源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南京源达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诉张建国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2017)沪01民终3042号]



延伸阅读


保护股东合法权益是股东股权回购请求权的立法目的之一,公司可以在章程中,将公司行为侵犯股东权利作为一项股权回购请求的约定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袁朝晖与长江置业(湖南)发展有限公司请求公司收购股份纠纷案[(2014)民申字第2154号]认为:长江置业公司《公司章程》中规定,股东权利受到公司侵犯,股东可书面请求公司限期停止侵权活动,并补偿因被侵权导致的经济损失。如公司经法院或公司登记机关证实:公司未在所要求的期限内终止侵权活动,被侵权的股东可根据自己的意愿退股,其所拥有的股份由其他股东协议摊派或按持股比例由其他股东认购。本案中,长江置业公司在没有通知袁朝晖参与股东会的情况下,于2010年5月31日作出股东会决议,取消了袁朝晖的一切经费开支,长江置业公司和其股东会没有保障袁朝晖作为股东应享有的决策权和知情权,侵犯了袁朝晖的股东权益,符合长江置业公司《公司章程》所约定的“股东权利受到公司侵犯”的情形。因此,袁朝晖有权根据《公司章程》的规定,请求公司以回购股权的方式让其退出公司。

 

修改公司章程,在其中增设此类条款毕竟是有一定难度的,作为小股东的投资者自然难以通过修改公司章程约定股权回购的情形。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可以效仿本文主案例中的投资者,签订投资协议,并在其中规定触发股权回购请求权的公司重大违约行为。





来源:公司法权威解读 唐青林 李舒 赵越



创建时间:2018-06-13 14:00
首页    分类    新闻    民事资讯    股东协议约定公司或实际控制人严重违约时股东可要求公司回购股权是否有效?

 您当前的位置:

收藏
浏览量: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